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赫范海庚]饮火(TO 兔兔)

迟到了许久的生贺。。。我有罪TAT
然后又是这么不明所以的文= =
灵感君你在哪里……

第一章

金基范到医院的时候看到的是一派兵荒马乱的景象。
李家上上下下的人都在手术室门口严阵以待,站着的坐着的团团转的皆而有之,个个面色凝重神采不定。
他默默的走了过去,还没等开口,李赫在已经迎上前来。
“你怎么才来?”
“老太爷之前说过如果他突然病发要我一定第一时刻的通知律师。”金基范低垂下眼睛,不动声色的后退了一步拉开距离,淡然说道。
话音一落,所有的人都抬起脸来看他,眼中光芒闪烁,脸上却看不出什么异样。
只有李赫在看起来大吃一惊的样子,他皱皱眉,刚想说什么,却一眼瞥到金基范的手,一把抓起来问道:“你的手怎么了?”
“没事,来的时候太急了不小心挂到了。”金基范礼貌的说,想要把手从李赫在手中抽出来,却没有成功。他吃惊的看了李赫在一眼,对方像是突然间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不好意思的笑笑,很快松开手。
“太爷现在还生死不明,三少爷倒有闲情逸致关心起别人了呢。”沈蔓菁靠着墙凉凉的说,略带鄙夷的看着李赫在。
李赫在没有理会她,只是关切的看着基范,一边还问:“还是去包扎下吧,感染到了就不好了。”
“哧!”有人冷哼了一声,擦着李赫在走了过去,经过的时候小声说了句:“恶心!”
金基范立刻大窘,看着眼前李赫在殷勤的脸只觉得又是烦躁又有几分厌恶,低声问:“我不要紧的,老太爷现在是什么情况?”
李赫在张张嘴,还想说些什么,看到金基范已经薄怒的脸,硬生生的把话吓了回去,还未想好怎么说,李特已经先开了口。
“东海的脾气是这样的,三弟你也莫要生气。”他笑得得体,只是眼中却看不出什么笑意,“看时间手术也该收尾了,太爷身体一向健康,我想这次也不会有什么大碍的。”
“是的是的……”李赫在连声附和,又瞟了眼金基范受伤的左手,终究没有再说什么。

这边正暗涛汹涌,手术室的门突然打开,一众人连忙上前将走出来的医生团团围住。
“手术很成功,请放心吧。”主刀医生看起来神色疲倦,但是仍然不敢怠慢,面带微笑的耐心回答着。
众人都长吁一口气,互相看看,都露出宽慰的笑容。
只有金基范站在人群之外冷冷的看着,突然间看到李赫在遥遥的回了头,对他做着“快去包扎”的口型。
他愣了一下,转身走开。

走到楼梯口,看到拐角处李东海正接了咖啡来喝,金基范犹豫了几秒,还是走上前去。
“手术结束了。”他说,“很成功。”
李东海转过身来,阴晴不定的打量了他几眼,突然笑了起来。
他的眼睛略微眯起,笑起来的时候露出两颗小小的虎牙,纵使金基范已经看过这笑容很多次,还是移不开目光。
“看来李赫在真的是喜欢你呢……”他很快收起了笑容,“只可惜他是个扶不起的阿斗,我奉劝你,如果要抱大腿,抱他不如抱我。”
金基范淡淡的看着李东海,直到对方渐渐露出恼怒的神色,才轻声说了句:“我从来没想过要依靠谁,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
末了点点头,越过他向前面的急诊走了过去。
只听见李东海在背后愤恨的说:“你也别以为李赫在能这样对你一辈子,他从小便就是个喜新厌旧的呆子!”
金基范的脚步略微顿了一顿,没有回头,很快他的身影消失在门背后。
只留下李东海站在咖啡贩售机前,良久,恼怒的将手中的纸杯丢进垃圾桶。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Secret

╮(╯▽╰)╭
蹲在地上不起来
我要看我要看><
二世祖猴子任性少爷狗子还有面瘫冷感儿子><

我看招你[]裏四個字的排列只覺得你真真欠抽。

那四个字的排列毫无意义不过李赫在是总攻口亨

其实那个排列我是倒着看的囧
然后。。。后来呢!我要看华丽家族争斗史= =

乃在连。。。= =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