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时光纪(至chapter 1 END)

57.

坐在计程车上不停地拨着有天的电话,没有人接。
茫然的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终于停了下来,把头贴在玻璃上,看着窗外飞速而过的景物。

忍不住就想起了很多事情。

想起第一次见到他,他略微前倾的身体,暧昧的笑容。
想起那节课上他向我伸出手来,满眼满眼都是温暖的笑意。
想起他给我讲巴比伦塔的故事,金色的阳光下那个模糊的少年。
想起舞台上低吟浅唱的他,暗红的眼线,慵懒的嗓音,低垂的眼眸。
想起我们一起牵手沿着山路前进,没有语言,只有偶尔停下时微微的笑。
想起他趴在我的床头皱着眉头谱曲,目光专注,一笔一笔好像写到我的心里。
想起我们一起看的那场电影,那些夏日里亏欠的亲吻,那个少年无疾而终的恋爱。

想起他的脸。

到底要怎么样才可以停止这想念。


58.

有天站在街角,厚厚的大衣领子竖起,头发被风吹得乱七八糟,我付了钱下车,他向我看过来,像是早就知道我会来。
突然间不知道要说什么,只是看着他,想把眼前的这张脸牢牢刻在心底。
既然必须分离,那么至少在回忆的时候能够描摹出他的样子。

“考试怎么办?”他哑着嗓子问我。
“不知道,明天再说。”
“想做什么?”
“想……”我看着他,一句话脱口而出,“想去看海。”


59.

这么寒冷的冬天,说着要去看海的我,大概是愚蠢而又不可理喻的吧。

那么,一言不发拉着我奔向火车站的有天呢?


有天啊。

你看看你有多傻。


60.

车上人很少,大多数都在悄声聊天或者低头看报纸,还有一些在睡觉。
有天坐在我的对面,扭头看窗外并不怎么漂亮的景色,有阳光的阴影投射在他长长的睫毛上,又被吸进了深深的瞳孔里,像是被吸进了洞一样,再也逃不出去。
“喂……”我刚开口叫他,火车轰隆隆驶进了隧道里,四周一下子暗了下来,接着便是漫天漫地的。

周围的人不约而同的静了下来,我听到自己轻轻的呼吸声,也是安静的。
连心跳都是安静的。

好像是时光隧道一般,好像是正在穿越着时光隧道,每过一秒就是长长生命中漫不经心的一年,列车沿着铁轨向着唯一的出口毫不停歇的驶去,我们的岁月也就沿着唯一的那个结果奔驰而去。
我对面坐着的那个少年有天,慢慢的长大,长高,青涩的身躯变得结实,喉结突出,下巴上面长出一圈青青的胡茬,变成了青年有天,中年有天……变老了,难看了,老年的有天,花白的头发,弯曲的脊背。
然而还是那么安静的目光。

“嗯?”列车驶出隧道,周围明亮了起来,有天挑眉看我。
“你还没有老啊……”


61.

我们在中途的小站下车透气,列车铃响起的时候我正在系鞋带,有天喊我的名字让我快点上车。
我继续慢慢的系着鞋带,有天见我没有理会他,立定站了一会儿走过来。
我站起身来的时候列车正准备缓缓的开走,我说:“有天,我们回去吧,来不及了。”
他皱着眉头看我,不说话。
我又说:“我们下次再去吧。”
“嗯。”

可是下次是什么时候呢?
可是还有没有下次呢?

你看我们都忽略了这个问题。
所以没有问题了。

所以今天以后,你会飞到美国去,过着悠闲又轻松的生活,会有很多很多的女朋友,或许会在一次不小心偷食禁果之后有了个小小的孩子,然后结婚。
我会回到学校去,向老师道歉,撒谎说家里出了点事情,拼命的学习,考到很好很好的大学,继续拼命学习,毕业,找一份稳定的工作,然后结婚。

没有问题了。


62.

回去的车上我们并排坐着,我有点困,想睡觉,于是转过头去对有天说:“我睡一会儿,到站了你叫我。”
有天点了点头,示意我可以靠在他肩膀上睡。
我犹豫了下,还是拒绝了,将头轻轻的抵在窗户上,很快就沉沉的睡去。

然后做了梦。

梦里面有天沿着铁轨一步步的走,经过的地方开出了大朵的红色的花,花瓣深处散发着无声的香气。
他一直一直的走,直到整个星球都开满了花。
从很远很远的地方看去,这是个红色的星球。
好像是宇宙深处开放的一朵花。

这个梦我很久之后都记得,那时我已经不记得年少时的那段岁月不记得有天青涩的眉眼不记得我的理想不记得我的爱情。
可是我还记得那个身穿制服独自行走的少年有天,每走一步都开出一朵花。

63.

我曾经听别人说到过。
心有灵犀这种东西。
是真的存在的。

我站在地铁站台的这一边,有天在另一边。
两列地铁相继进站,前后相差不过一分钟。很多人从我身边经过,神色匆匆,好像不是要下班回家,而是去进行另一场战斗。
有人从后面撞了我一下,我转头,一个个子高高的男生不好意思的冲我笑了下,轻声道歉。
“哦,没有关系。”我回答的同时,嘀嘀的声音响起,男生跑了两步跨进地铁,回过神来,似乎是看到我仍旧站在原地发呆,诧异的皱了皱眉。
我定定的看着他的脸,直到列车开出。

又看到了对面的有天,坐在长椅上,头深深的埋下。
再抬起来的时候,满脸的泪水。


64.

有的时候希望一觉起来世界就会变个样。
不会有没完没了的习题,不会有唠唠叨叨的妈妈,不会有欺善怕恶的同学。
睁开眼睛,房间里空荡荡的,穿上衣服,打开门就这样光着脚跑了出去。
什么都没有,整个世界上只剩下了这栋小小的房子。
放眼望去,可以看到那么远那么远的地平线。

这是我一个人的星球。

可是却没有那朵属于我的玫瑰花。


闭上眼睛。

再一次睁开。

他们又回来了。

人潮汹涌。

你在哭。


65.

“这是有天要我转交给你的。”我把信封递给女孩,对方抬起精心修饰的眉,并没有伸手接过,而是似笑非笑的反问。
“是什么?”
“临别礼物,他作了很久。”
“为什么不亲自交给我呢?”
“是他放在我家里的,之前没有找到……”女孩拿过信封,打开,抽出薄薄的纸片,扫了一眼,微笑。
“原来……原来他给我电话是这个意思,我终于明白了。”她擦了擦有点湿润的眼角,问我:“今天是几号?”
“十二月十五日。”
她点点头,把纸片重新放回信封里,塞到我手上。
“有天昨天给我电话,说,如果你来找我给我一首歌,就让我转告你一句话。”

“生日快乐。”


66.

我抬起眼来望天,天空中飞机经过的痕迹正在慢慢消散。
金色的阳光洒下,空气中四处飞舞的细小灰尘是我们难以忘怀的碎光阴,一片一片,只有在暗处才得以忘记,一旦回到阳光之下,便肆无忌惮。
长短不过半年的时光,却好像耗尽了我整个青春的能量。

朴有天,你送我这首歌。
你送给我离别。

深吸一口气,我能感觉到,我的少年时光,就这样和有天漂洋过海,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回得来。

或许永远都回不来


颜年。

EN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Secret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