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庚]离奇失踪的金希3

我推着车子在细细密密的雨中缓缓前行。
厚脸皮很乖的坐在车筐里,圆圆的眼睛瞅着我,不时的喵喵叫几声。

你也想希了么?
喵~
可是他经常揪你的尾巴扯你的耳朵哎。
喵~
即使是这样还是想他?
喵~
我也想他了。

我笑了笑,手越过车把手去挠了挠厚脸皮的脑袋,它眯着眼,很享受的样子。
真奇怪,以前可不是这样的,以前它从来不喜欢除希以外的任何人碰触它。
可是自从希失踪以后,它也和我亲近了起来。

它真是一只厚脸皮的猫,现在恐怕已经完全不记得它第一次见我的时候咬住我的手指不放的场景呢。
就像它的主人一样。
3.厚脸皮

希来找我的时候我正捧着一本经济学原理昏昏欲睡。
他走到我身前,一把把书从我手中抽出,我抬头看他。
每天闷在寝室里看书,不烦吗?他一边把书翻得哗哗作响,一边低垂着眼睛,漫不经心的问我。
反正也没有别的事情好做。我拿起一支笔,在桌前的草稿纸上随手乱画。
那,我以前的朋友来了,你和我一起去见他好不好?依旧是一副事不关己的语调。
哎?我笔下一顿,本来想拒绝,但是看到他低垂的睫毛微微颤抖,那句话就怎么也说不出口。
好吧。


端端正正的坐在电影院中,身旁放着一大盒爆米花,嘴里叼着吸管,手里捏着可乐罐,摆出一副认真看电影的姿态。
眼睛却没有盯着屏幕。

我的眼睛斜角四十五度,正好是那个人立体分明的侧面。
他则光明正大的扭头看他旁边的人,嘴角带笑,眼神明亮,一只手却紧紧抓住椅背,青筋分明。
目光探过去,再过去一点儿。
我看到他紧紧盯着的少年,脸已经红透,耳朵烧成透明的颜色,小小的牙齿紧紧的咬住嘴唇。
一双大手突然将他的脸往自己怀里拉了拉,少年没有吭声,顺从的依偎在男人的怀里。
目光向上,停留在男人的脸上。
他却是不动声色,全神贯注的看着大萤幕上的演员认真的念着对白。

—如果我走了,你会像马达一样到处找我吗?
—会。
—会一直找吗?
—会。
—会一直找到死吗?
—会。

骗人。身旁的希先女主角说出这句话。紧抿的唇在忽明忽暗的灯光下泛着绝望的光泽。
庚啊,他转过脸来看我,笑颜如花。你说,说着会永远找你,永远等你这种话的人,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情呢?明明就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却能用那么陈恳的脸那么镇定的声音说出来。如果不能做到,为什么要给人以希望呢?
他的声音那么大,以至于周围的人都诧异的望着他,带着一丝好奇,一丝不耐。
希并没有理会他们,他自顾自的接着说了下去,到底是谁呢,曾经对我说过要等我,说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我难过,只要我不如意,随时都可以去找他,他会一直一直的等着我。
希……我唤他。他又笑。
我们走吧。他站起身来,从我的身边跨过,用一种决绝而又高傲的姿态离开。
我跟在他身后离开,仓皇回头,看到暗中男人白分明的眼睛。
满是哀伤。

次日我接到电话。
电话那边的人语调平稳,淡淡的请求我将一份礼物带给希。
郑允浩,我迟疑的问他,你明明还喜欢他,为什么不说?
他没有说话,半晌叹息,那么任性的人……
他没有说下去,但是我明白。

那么任性的人,像火焰,不能远离。
却也无法靠近。

打开门,小小的纸盒里蜷曲着一只瘦弱的猫咪,我俯下身去,它迟疑的看着我,无比戒备。然后一点一点的将头伸了过来,咬住我的手指,不肯松口。
饿了吗?我轻声问。
那种细微的痛从指尖一点一点绵延到心里,最终汇成莫可名状的痛苦,从眼中流出。

金希,那么多人爱你。
可是为什么,你还是孤身一人呢?

如果有一天你离开了。
我会找你。
会一直找。
会一直找到死。

我不骗你。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Secret

No title

于是你应该特此鸣谢瓦。。==
我要说虽然这段对白很烂俗很狗血 但是看到后面我还是感动了
会有的吧。
会有那么一个人找我。
一直到死。

就算是被灼伤,我都会去吧。
我生命里唯一的亮光。

No title

谢谢你亲爱的=3=

是的我也希望自己的生命中能有那么一点儿亮光TAT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